无奈继续利用燃油叉车

无奈继续利用燃油叉车

经审理查明:2018年4月初至7月底期间,被告人王某被告人高某正在明知从天津市宝坻区牛道口镇相关人员处采办的合力叉车为冒充合力牌叉车的环境下仍然多次流窜至通州区发卖。正在发卖期间,被告人王某被告人高某谎称因市环保要求,无法继续利用燃油叉车,遂低价让渡合力牌叉车等来由为“”对外发卖冒充合力牌叉车,两人领取相关“司理”费用后,从“司理”手中获得采办叉车人的相关消息后,联系人正在市通州区实地看车、验车,并通过利用配套的假灵活车发卖同一、假及格证明书及叉车上的假铭牌,让人误认为采办的叉车合力牌叉车,并让人将采办叉车的货款汇入被告人王某被告人高某配合节制的户名为郭某某的农业银行卡中,二人从人的汇款中扣除采办冒充合力叉车的成本后等分残剩款子。2018年4月初至2018年7月底,被告人王某被告人高某利用上述手段共计发卖冒充合力品牌叉车19台,发卖金额合计538490元。

数额庞大,所起感化相当,按照法令,发卖金额538490元,

经法院审理后认为: 被告人王某被告人高某发卖明知是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依法可从轻惩罚。分工分歧,成立自首,公诉机关被告人王某、高某犯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成立,予以支撑。到案后照实供述其犯罪现实,被告人高某自动投案,不宜区分从。遂做出上述判决。被告人王某取高某正在配合犯罪中,被告人王某、高某的行为已形成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Comments are closed.